中國行業研究網行業資訊
  • 資訊
  • 報告
當前位置:中研網 > 資訊 > 消費市場

呼喚一種 “向下”的寫作 AI寫作的時代到來了嗎?

  • 2019年2月22日 WangYu來源:第一范文網 1090 70
  • 繁體

很長一段時間來,中國散文的主流是文化大散文。這種散文,大量涉足歷史的后花園,力圖通過對舊文化、舊人物的緬懷和追思,建立起一種豪放的、有史學力度的、比較大氣的新散文路徑。

呼喚一種 “向下”的寫作

很長一段時間來,中國散文的主流是文化大散文。這種散文,大量涉足歷史的后花園,力圖通過對舊文化、舊人物的緬懷和追思,建立起一種豪放的、有史學力度的、比較大氣的新散文路徑。應該說,這種散文的盛行,在某種程度上的確改變了當代散文的一些面貌,但也存在著一個普遍而深刻的匱乏——那些本應是背景的史料,因著作者的轉述,反而成了文章的主體,自由心性的抒發和心靈力度的展示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當散文一再地被歷史史料和文化感慨所捕獲,帶著個人發現的“記述”反而成了稀有的品質。在這個背景里,我更愿意親近一種“向下”的寫作——所謂“向下”的寫作,就是一種重新解放作家的感知系統的寫作,使作家再次學會看,學會聽,學會聞,學會嗅,學會感受,和生活的現場、大地的細節、故土的記憶重新建立聯系。而當散文重新回歸具體、細小、卑微、密實之時,相應的問題亦隨之而來:散文這一似乎沒有門檻的“輕”文體,該如何抵達精神思想的宏闊深邃呢?

其實,許多人并不知道,“散文易學而難工”(王國維語)。因著散文是親切、平實和透明的文體,話語的姿態放得很低,結果,那些輕飄的感悟、流水賬般的記述、枯燥的公文寫作、陳舊的風物描寫、堆砌的歷史資料,都被算作是散文了,這在當下的散文寫作現場里俯拾即是。并且,只要和文學沾邊的人,很少有人會承認自己是不會寫散文的,但承認自己不會寫詩的人則不在少數——在多數人眼中,散文實在是太容易寫了。

這種“太容易”所造成的散文數量的龐大,究竟是散文的幸還是不幸?我回答不了這樣的問題,但我一直認為,散文當然可以有輕逸的筆觸,但散文在骨子里應該是重的。它隱藏在文字后面的情與思,越重,就越能打動讀者,越能呈現經驗和事實的力量。

說到散文之重,我們也許首先想到的是魯迅的《野草》、朱自清的《背影》、史鐵生的《我與地壇》和《病隙碎筆》、賈平凹的《祭父》,等等,這些杰出的篇章,里面所蘊含的深邃的情感,以及對存在本身的逼視,無不體現出作者強烈的精神自尊。有一個大學教授對我說,自1992年以來,他每年都花12至16節課的時間給中文系學生講《我與地壇》。一篇散文,何以值得在課堂上花這么多時間來講述和研究?如果這篇散文里沒有一些重的東西,沒有一些與更廣闊的存在相聯的精神秘密,那是難以想象的。而《野草》,更是因著它陰郁、決絕的存在主義意味,即便被批評家反復地闡釋,也仍舊被視為最為多義而難解的文本。

當然,我在這里并不是說,只有顯露出像魯迅的《野草》那樣沉痛的表情,才是達到散文之重惟一的道路。其實,即便是像汪曾祺那樣淡定的文字,里面又何嘗沒有重而堅實的情思?散文依據的畢竟多為一種常識(詩歌則多為想象),它不能用故作深沉的姿態來達到一種所謂的深刻,許多時候,散文的深來自于體驗之深、思想之深。真正的散文家必須在最為習焉不察的地方,發現別人所不能發現的事實形態和意義形態。這或許正是散文的獨特之處:一些看似平常的文字,其實蘊含著深邃的精神秘密;相反,一些看起來高深莫測的文字(比如一些所謂的文化散文、歷史散文),后面其實是空無一物。

我理解中的好散文,就是那些在平常的外表下蘊含著不平常的精神空間的篇章。甚至一些散文,如我所推崇的臺灣作家陳冠學的《大地的事》,它看起來只是關乎田園瑣事,其實,它所呈現的是一種生命的狀態,事或許是輕的,但生命卻有著異乎尋常的重量。

正是因為這樣的散文讓我們摸到了作者的“心”,有了“心”這個隱秘的維度,它的精神空間才變得寬廣和深刻。而當代的散文,普遍的困境就是只有單一的維度,它的輕,就在于單一,除了現實(事實和經驗)這一面,不能給讀者提供任何新的想象。在一個散文寫作日益泛濫的時代,重新親近一種“向下”的寫作,重申寫作的生命維度,才能使看似“輕”的散文成為發人深省的“重”。

AI寫作的時代到來了嗎?

淚痕也模糊得不分明了

我的生命是藝術

有黃昏時西天的浮云

用殘損的手掌祈求

以上詩句出自微軟人工智能機器人小冰。2017年5月,小冰的詩集《陽光失了玻璃窗》出版。2018年10月,藝術家皮埃爾·福特雷和團隊讓AI程序學習了14到15世紀的15000幅肖像畫后,AI程序繪制作品《埃德蒙·貝拉米畫像》,在佳士得拍出300萬人民幣的天價。

在此之前,AI下圍棋、駕駛汽車、管理金融系統,雖然技術發展速度之快令人咋舌,但都不至讓“人”失去價值,一種代表性的觀點認為,AI無法替代人完成藝術性、創造性工作。于是,當小冰像模像樣寫詩,AI能畫畫的新聞見諸報端一時讓人驚嘆不已。

那么,AI程序可以寫作小說嗎?AI寫作到了什么樣的水平?以后還會有藝術家、文學家存在嗎?近日,科幻作家陳楸帆攜新書《人生算法》與創新工場CTO王詠剛、中華電子游戲研究協會研究員劉夢霏就這些話題展開了討論。陳楸帆的短篇小說集《人生算法》中正有一部分內容由AI寫作完成。講座現場

AI能否獨立寫作?

創新工場CTO王詠剛原為谷歌工程師,長期從事AI相關程序研究。對于AI寫作的現狀,他舉例道,美國人有在嘗試用AI寫哈利·波特,寫了一章全新的哈利·波特,打眼一看,確實像模像樣,這章故事里全是哈利·波特中的人物,人物間打架的橋段也描繪得十分精彩。但是,如今的AI寫作或是AI繪畫,都是在學習前人成果的基礎上做的一種淺層模仿。

有過前期的了解后,王詠剛爽快答應做一個AI產品,來模仿陳楸帆的寫作。AI寫作需要訓練,它的訓練數據就是陳楸帆過去各種各樣的小說。經過學習后,AI程序學到了陳楸帆在用祈使句時愛用什么句式,陳楸帆寫一個人干什么事情時愛用什么形容詞或者副詞。掌握了這些關于詞、關于句的“統計規律”,待到進入寫作環節,這個AI程序會從大量的語料中隨機找一些詞,把這些詞按照陳楸帆的寫作規律拼接在一起,形成一些句子。例如,當陳楸帆寫到“此人大吃一驚……”,他自己大概率在后面會寫一些什么樣的事,AI程序能夠學會這種規律,并拼貼出完整句子。

盡管寫出來的句子最初看過去非常相似,但是,多讀一些,就很容易識別出哪些是機器寫的,哪些是人寫的。機器寫的句子往往在50字、100字以內讓人驚訝,但是把長度擴展到200字、500字時,涉及到句與句、段與段之間的關系時,就會讓讀者感覺莫名其妙,像小學生寫的。因為目前AI寫作的篇幅長度有局限性,大概是100字左右,很難學到更為長遠的、全局性的謀篇布局。在我們平時讀的小說里,作家常常會在一些地方埋下伏筆,又或者描繪一個行動后,人物有什么樣的心理變化,具有內在邏輯關系,但這是目前世界上所有AI都還學不會的技能。

現在的AI寫作情況,是一種“初級的機器輔助寫作”,給AI一個關鍵元素、關鍵詞,AI能夠從數據庫中檢索,找到歷史上所有涉及這個詞語的文本。例如,單寫一個“云”字,AI就能查到不同時段、不同地方描繪“云”的不同方式,用窮舉法為作家提供選擇。

與文學相伴的還有文學評論,AI能寫文學小說,能否寫文學評論?王詠剛介紹道,現在的AI已經能做一些評論,它會指明小說中的某一段或是某一句與歷史上某個科幻小說家的某一本作品中的橋段非常相像;還會進一步分析出,這篇小說的前三分之一在某幾種風格之間徘徊,后三分之二脫離了這個風格,走向另一種風格。這也反映出,所謂的文科、理科、工科在未來可能不會有非常清晰的界限,原來被理解為“文科”的文學、文學評論,會和理工科發明創造的機器關系越發緊密。AI會給人性、性別帶來什么?

如今,在各種經濟流程、商業關系中存在的AI程序,可以代替人類完成部分工作,但這些都尚屬“弱人工智能”,它與科幻小說里無所不能的人工智能有清晰的紅線:“弱人工智能”只是一個工具,像我們生活中用的計算器、電腦一樣,它是我們完成工作、提高效率的工具,它只能在某個領域、某個工具性的事情上做得更好。

今天,絕大多數的AI科研者都認為未來10年、20年內,人類還不會遇到那個有情感、能和人談戀愛的“強人工智能”。不過,在這個“弱人工智能”時代,AI仍有很多機會,比如無人駕駛技術、輔助醫生診斷、治療技術,再如幫助老師為孩子設定出更適合個人的課程教學方案。

《人生算法》一書中,收錄的第一個故事就是對于AI發展前景的憧憬,那個科幻世界中既有男人生子,也有女同性戀生子等等。那么,AI的未來會給人性、性別造成什么樣的影響?它會讓社會更具多元性嗎?對此,王詠剛和陳楸帆的看法有所不同。《人生算法》

王詠剛少時在中國接受的基礎教育,因而形成一種先天概念:男生和女生的某些興趣點確實不同,但是在他兒子身上,他發現情況有所不同。他偶爾會給孩子們玩程序員游戲,讓5、6歲的小朋友們拿幾本書在3個椅子上搬來搬去,玩漢諾塔游戲,這實質上是經典的遞歸問題。他發現,自己兒子在解決這一問題上表現非常感性,會直接去尋找一些捷徑,但有一位同齡的小女孩,基于自己的邏輯思維,一步步遞推解決了問題。如果游戲難度加碼,小女孩和小男孩的差距還會更大。這也啟發我們,男孩、女孩在這件事情上沒有本質區別,因此,認為女孩不適合去編程序、不適合理工科學習,實則不然。但最終社會所形成的結果,比如程序員里男性比例遠高于女性,這就是社會對教育環節、教育認知的灌輸,鼓勵或不鼓勵他/她做什么,最終造成目前的局面。

在這一維度上,AI技術顯示出優勢,相對來說,它難以被社會性、人性、社會結構、經濟規律影響,而是一種純技術。用AI來解決教育問題時,它也只會關注教育,不會受太多傳統思潮影響。如果我們讓AI一起幫助小朋友學習,會發現AI是相對公平的老師,它在教小朋友的發散性上、多樣性上會變得更好。

對此,陳楸帆的觀點不盡相同,他提及美國曾有公司用AI程序篩選簡歷,再向HR作推薦。目前,社會上非常多人存在性別歧視、偏見,AI也會習得這一規律,可能會越來越被導向推薦男性的簡歷,反而加重了性別的歧視或不平等。所以,在一個平等、開放、多元的地方,AI程序或者科技可能會助長平等的觀念;但是在不平等、存在偏見的地方,科技反而會助長和加大不平衡的歧視。誠如古語所言“橘生淮南則為橘,橘生淮北則為枳”,水土決定科技最后的用處,決定了它最后是助長還是抑制社會習俗與偏見。為了抑制科技使用之弊,應當從科技的角度、從人文的角度、從社會學的角度,設定一種機制,防范這種情況的發生。


      

寫作企業當前如何做出正確的投資規劃和戰略選擇?

專家免費咨詢答疑

延伸閱讀

細分市場研究 可行性研究 商業計劃書 專項市場調研 兼并重組研究 IPO上市咨詢 產業園區規劃 十三五規劃

中研網 中研網 發現資訊的價值 研究院 研究院 掌握產業最新情報        中研網是中國領先的綜合經濟門戶,聚焦產業、科技、創新等研究領域,致力于為中高端人士提供最具權威性的產業資訊。每天對全球產業經濟新聞進行及時追蹤報道,并對熱點行業專題探討及深入評析。以獨到的專業視角,全力打造中國權威的經濟研究、決策支持平臺! 廣告、內容合作請點這里尋求合作

推薦閱讀

鋼化涂料使用時有什么注意事項?鋼化涂料優缺點分析

鋼化涂料有什么優缺點?在眾多的涂料中鋼化涂料大家了解嗎?想必對于鋼化涂料有的人甚至是第一次聽說,更別提對它的了解...

2019上海養老金繳納比例是多少?上海社保要交多少錢?

上海養老金繳納比例是多少?在上海,職工繳納養老保險的費用主要由職工個人和所在單位共同進行承擔。不過,所繳納的比2...

改革開放四十年:我們的財富變遷史

回首改革開放四十年,我們的財富變遷史2018,對中國人最重要的記憶之一,可能就是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它是中國經濟飛躍...

科創板首批掛牌企業名單 哪些企業受關注?

招商證券梳理了可能在科創板上市潛在標的、A股參控股公司以及A股的對標情況,供投資者參考。科創板首批上市企業整體來...

什么是科創板?科創板的上市條件是什么?

什么是科創板?科創板(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novation board)由國家主席習近平于2018年11月5日在首屆中國國?...

中興通訊AH股雙雙大漲

中興通訊AH股雙雙大漲,A股漲停,H股大漲近11%,股價均創階段新高。消息面上,2月25日的2019年世界移動通信展(MWC20...

猜您喜歡

【版權及免責聲明】凡注明"轉載來源"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中研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內容、版權或其它問題,煩請聯系。 聯系方式:jsb@chinairn.com、0755-23619058,我們將及時溝通與處理。

中研普華集團聯系方式廣告服務版權聲明誠聘英才企業客戶意見反饋報告索引網站地圖 Copyright © 1998-2020 ChinaIR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中國行業研究網(簡稱“中研網”)    粵ICP備18008601號

研究報告

中研網微信訂閱號微信掃一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