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藝謀陳凱歌恩師周傳基先生因肝癌病逝享年92歲——追憶周傳基先生的往事

2017年4月5日     來源:新京報李桐 周慧曉婉      編輯:ChenYuChong      繁體
分享到:
電影教育家周傳基在當地因肝癌送醫搶救無效去世,享年92歲。曾公開批評過張藝謀、陳凱歌。

美國時間4月3日電影教育家周傳基在當地因肝癌送醫搶救無效去世,享年92歲。周傳基生前曾在北京電影學院擔任教授,被譽為中國第一電影教頭。第五代導演的代表人物張藝謀和陳凱歌[微博]都是他的學生。退休后,周傳基在美國開設網絡視頻課程和論壇,不僅給學生們講解電影專業問題,還會教授很多人生哲理。90多歲了跟學生們用QQ聊天毫無障礙,打字比年輕人甚至還要快許多。

周傳基先生 肝癌 張藝謀 陳凱歌

在他病逝后,周傳基電影學校宣布暫停一切教學活動。至于其身后事,該校負責人透露:“要過幾日才會有具體安排。”

曾是北電圖書館資料員

1925年周傳基在北京出生。在旁人眼里,他個頭不高,但清癯矍鑠,氣勢凜然,西裝領帶齊整,氣度不凡,這與他一生的經歷不無關系——早年當過軍官,自山東大學文學院外國文學系畢業后,曾獲得英國文學學士學位。

之后他便在文化部電影局藝術委員會《電影藝術譯叢》編輯室從事翻譯工作。1976年,周傳基被調往北京電影學院圖書館任資料員——他與北京電影學院和中國電影行業的緣分也正是從這里開始的。

從1981年起,周傳基先后在北京電影學院錄音系、文學系、研究生班及各類進修班等授課,1987年升為北京電影學院教授。許多北電八九十年代的電影系學生都聽過他的課。紀錄片導演葉朗回憶:“20年前他給我們開蒙電影課時已七十有三,總是一身淡白西裝,頭發一絲不亂,戴金絲眼鏡,抽無嘴大前門紙煙,縱論電影時目光如炬,言論震懾人心,是我見過的最有威嚴、最有派頭的教授。”

退休之后,周傳基開設了一些電影培訓班,也受邀在許多學校開辦過講座。進入21世紀,則更多地是通過網絡傳播觀點,北京電影學院的學生們即使沒有見過他本人,也熟知他的想法和觀念。

公開批評過張藝謀、陳凱歌

周傳基的特立獨行在電影界也是非常有名的。他曾這樣評價自己的兩位學生——張藝謀“可能不適合當導演,做攝影師或許更合適”“《霸王別姬》后,不看他(陳凱歌)的任何影片”。他還稱“張藝謀和陳凱歌并不是電影學院培育出來的,而是自己發奮圖強,又恰好遇上了合適的時代”,“我不相信我們現在的培養方式能培養出人才來,沒把他們毀掉就是萬幸”。

周傳基先生 肝癌 張藝謀 陳凱歌

因為周傳基根據多年的教育經驗發現:“只能一對一地教。有的學生一個作業要改20多遍。這么下來,一年我頂多能教十幾個學生。”中國傳媒大學影視藝術學院教授索亞斌回憶:“讀《影片讀解》時我發現,當中有許多周老師上課拉片時講的東西都無法用文字表達出來。”這也是為什么周傳基搬去美國居住后仍堅持通過視頻教學。

如今從事電影學術工作或電影導演的人當中,有許多正是通過聽周傳基老師的課建立了對電影視聽語言的根本認知,索亞斌說:“所以當年周老師總說自己只是個小學老師。”

追憶

周傳基老師風度翩翩,講一口流利的英語,在學院的老師中算得上一個異數,在學校時對我影響很大。是周老師第一次讓我譯一篇英文文章,我記得是關于影片“公民凱恩”的,我一個字一個字查字典才譯出來,他幫我改了許久,笑著說:現在像個樣子了。后來周老師四處游學,見得少了。聽到他辭世的消息,往事撞上心頭。永遠懷念這位滿懷童心真摯為師的前輩先生。

——陳凱歌通過《妖貓傳》官博發表悼文

在我做導演后,剪輯和聲音的觀念大多都是受周傳基的影響。回憶起在導演系讀研的時候,周傳基為我們講授電影聲音課程,一字一字寫戲,一格一格拍戲,導演控制戲要以格為單位的觀念,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周老師。

——趙寧宇

(演員、導演)

周先生精通五門外語,有著自成一家的電影理念,是許多屆電影院校學生的開山蒙師,可以說好幾代學生的電影價值觀、電影驕傲感的建立跟周先生巨大的入門影響有直接的關系。周先生性情清高桀驁,憤世嫉俗,不齒權貴,老而彌堅,常因爛片褻瀆藝術而憤憤不平,張藝謀等許多大腕都怕見到這位眼里不揉沙子的老教頭。

——葉朗(紀錄片導演)

周傳基先生:幽默又愛“吐槽”的良師

【一種懷念】

資深電影人周傳基先生,于昨日凌晨在美國芝加哥逝世,享年92歲。在北師大教授田卉群眼里,周傳基老先生衣著講究、姿態優雅,還愛吐槽——他吐槽北影拍不好電影、吐槽好萊塢“電影兒”充滿套路。他雖然經常表現出“不合作”,卻對教學極其認真,學生聽不夠,他就在宿舍里繼續講,甚至年過八旬還堅持站著給學生上三小時的課……

在宿舍里給學生們“開小灶”

清明節一早,收到了周傳基老師駕鶴西去的消息。在我的半生中,周傳基老師絕對要算是對我影響非常大的一位恩師。1995年,我研究生三年級,住在北師大北校,老輔仁大學,擔任95級本科生的班主任。那時候,北校開設電影大專班,邀請了電影學院的老師們來授課,周傳基老師就是授課老師之一。他的課經常令老師和學生們感覺醍醐灌頂,旁聽還不夠,就請周老師在我北校的宿舍里面,給我們幾位年輕老師和研究生開小灶,講電影。

周老師授課,風采迷人,北校教室是文物保護單位,美,但是冷。周老師的花格呢子西裝筆挺,一條小圍巾總是熨帖無比地圍在西服領子里面。不論四季,總是喝一聽可樂。講課從來不坐,永遠站著,我們請他坐下,他就說:“等我站不動了,我就不講了。”周老師課間用餐總是很節制,有時候就是由助教剝一枚煮熟的雞蛋,周老師吃雞蛋的儀態雅致優美,總是讓我想起《野草莓》開場,老教授用小銀蛋杯吃雞蛋的畫面。

北校有時候會停電,講著講著,突然沒電了,周老師就說下課,學生們就起哄說講故事,周老師就樂呵呵地開始講故事。他曾參加緬甸遠征軍,開小差跑回北平,差點被憲兵捉到,這故事聽得我們出了一身冷汗。周老師大約是最早一代愛吐槽的老師,吐槽吐得高級,真是學問。周老師吐槽北影拍不好電影,說他有一次要把父親留學歐洲時用的一人多高的大箱子捐給北影道具部門,他們居然不要?“這還能拍好電影?!”周老師的故事每每比電影還精彩,足以填補那些沒電的黑暗光陰。

雕花窗欞,日影搖移,電影的夢就在那里鋪陳開來,回想起來,那段時光真一如倒映的夢境。講課間隙,周老師一邊喝著可樂,一邊看我書架上一排排的電影書籍,笑著說:“電影不能從書里學,要從電影里學。”這句話成了我的座右銘。

以顛覆性的觀念啟蒙電影教育

之后,我當班主任的95級學生,幾乎全班同學都聽了周老師的課,周老師只收了極為低廉的學費,不夠負擔教室費用,周老師賠了本。之所以賠本也要給北師大第二屆學電影的本科生授課,是周老師超前觀念的一次實踐:周老師一直倡導綜合大學電影教育,在我們師大的這次授課,算是一次真正的嘗試。

周老師以顛覆性的觀念啟蒙了我們的電影教育,教會我們從電影本體角度分析、學習、理解電影,電影在周老師的講授中終于回歸了它的本來面目:幻覺。空間、時間、場面調度、剪輯、臺詞……都為幻覺服務,“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周老師蔑視好萊塢電影,稱之為“電影兒”,講好萊塢老電影兒的時候,卻總是那么活色生香。他說好萊塢老電影的開場三個鏡頭,可以用一首兒歌來形容:“從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廟,廟里有個老和尚,老和尚給小和尚講故事。”直到如今,我講影片分析課《一夜風流》的開場,還會念起這首兒歌。對于好萊塢“電影兒”,大約再也沒有比周老師更知音的職業黑了。

年事已高仍堅持站著講課

周老師后來因為身體原因,去美國跟女兒同住,見到周老師的機會,就不多了。大約十年前,我聽說周老師回國,急忙邀請他來給學生們做一次講座。講座前,在師大旁邊的花港觀魚用餐,我跟周老師介紹那里一道名菜鰣魚,說張愛玲有三恨:“一恨海棠無香,二恨鰣魚有刺,三恨紅樓未完。”周老師笑笑,卻吃不下什么,那時候,我感覺到,周老師老了……

那一次,我們沒有大規模宣傳,卻不知道從哪里趕來了那么多周老師的崇拜者、電影發燒友和電影學生。其中有不少人如我,已近中年。周老師那時候略略發福,原本舉動遲緩,看到教室里滿滿當當熱情洋溢的學生們,竟一時間身輕如燕,精神抖擻,聲若洪鐘,三小時,站著,講完。

周老師常說,做老師久了,每一次坐飛機,都會遇到學生,跑過來幫忙拎行李。如今,我也到了坐飛機常常遇到學生的年紀,然而,想在機場為周老師提一次行李,這個心愿,卻再也難圓了。

——田卉群(北師大教授)

  • 中研網
    發現資訊的價值
  • 中研研究院
    掌握產業最新情報

中研網是中國領先的綜合經濟門戶,聚焦產業、科技、創新等研究領域,致力于為中高端人士提供最具權威性的產業資訊。每天對全球產業經濟新聞進行及時追蹤報道,并對熱點行業專題探討及深入評析。以獨到的專業視角,全力打造中國權威的經濟研究、決策支持平臺!

廣告、內容合作請點這里:

尋求報道 ??

【版權及免責聲明】凡注明"轉載來源"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中研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內容、版權或其它問題,
煩請聯系:jsb@chinairn.com、0755-23619058,我們將及時溝通與處理。

行業研究院

更多>>

自動自行車市場投資機會及企業IPO上市環境綜合評估

2015年,滬深股市跌宕起伏,大起大落,IPO暫停數月都對I

中藥保健品市場投資機會及企業IPO上市環境綜合評估

2015年,滬深股市跌宕起伏,大起大落,IPO暫停數月都對I

中央接線盒市場投資機會及企業IPO上市環境綜合評估

2015年,滬深股市跌宕起伏,大起大落,IPO暫停數月都對I

二維碼